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练笔】守心•4

瞎写
希望你们喜欢
么么叽




晚些时候,沈锦做了一大桌子菜,又把头牌婉盈的新衣服翻出来给她送去,等皇帝陛下临幸。
结果皇帝没等来,等来个小太监,小太监鬼鬼祟祟的从后门进来,吓了正出恭的仆人一跳:“刘公公,您怎么从这儿来了?”
“快带我去见沈妈妈!”刘公公连气都快喘不匀了。
沈锦在屋里嗑瓜子,仆人敲门她只当是黄三来了,嘴里骂骂咧咧的去开门:“好你个三狐狸,姐姐我亲自给你备的宴,你还敢迟……欸?老刘?”
刘公公在门口面色尴尬,只好装作没听到沈锦的话,兀自开口:“沈妈妈,少爷叫我来跟您说,少奶奶今晚突然不舒服,请您务必不要浪费今晚的盛宴。”
沈锦疑惑不解的问为什么,刘公公刚张了张口,外面传来一声通报:“沈妈妈,方大人来了。”
刘公公回头看沈锦,被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吓了一跳,沈锦咬着牙说:“给你家少爷带个话,恳请他万勿思虑过重,当心身体。”
刘公公胡乱应下,心里想不愧是陛下的朋友,气场比公主都强。
回宫给陛下学了舌,陛下笑的打滚,皇后嗔了他一声,他才忍着笑意坐起来。
“二姐太好玩了,朕当时没杀了她真是明智之举。”他跟皇后咬耳朵。
皇后手指轻柔的给他整理头发,听他这样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遇见顾惜朝】说彼平生

故事来自顾先生的一张卡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喜欢他
但是我很喜欢
爱你们





顾惜朝第一次见你,是在甜水巷的后院里,你跟着莲姨做活,莲姨在轻轻的哼着不知名的曲调,他就停在了虚掩的门外。
你抬眼看他,很快又垂下眼,手中活计杂乱无章。
你知道他是顾惜朝,因为你很久以前就见过他。
“请问……你们看到一只机关鸟吗?”他声如落玉,让人难以拒绝他的任何请求:“它落到了这附近,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找找?”
你并未看他,只是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莲姨遗憾的冲他道:“抱歉,我们一直在这儿,没有看到。”
顾惜朝并未怀疑,只是有些伤心的走了,你将袖子里硬邦邦的小鸟挪进怀里,重新恢复了平静。
顾惜朝近来诸事不顺,他背着一兜字画往家的方向走,正看见夕阳里挎着篮子的打杂姑娘。
“是你……”顾惜朝眼里存了些期望,连声音都带了一丝笑意:“姑娘可是找到了我的东西?”
你不忍负他热忱的目光,只好将怀中捂的温热的小木鸟掏出来。
你看得出来,若不是迫于礼节,他恐怕会直接上来抢,你将那只小木鸟拢在手指间,抬起眼问他:“你有没有想过,这只鸟,对她而言并非有何意义?”
他眼中的光芒有一瞬间的凝滞,很快便恢复平静,他挤出一丝礼貌的微笑,轻柔地说:“姑娘怕是误会了什么?”
“是我冒昧了。”你轻轻将渐渐失去温度的小木鸟放进他的手心里,越过那双略微失神的眼睛看向他背后的布包:“顾先生的画,还卖吗?”
他终于回过神,点点头。
你见过顾惜朝很多次,每次都看着他走向错的路。
看着他眼里的光,慢慢消失。
这天,你借着想看更多画的借口,跟着顾惜朝回了家,他难得有些局促,大约是第一次领着姑娘回家,虽然并无暧昧。
“姑娘想买什么?”他收拾了很多书画出来给你看,热情的像个小朋友,他并不会那些市井的花言巧语,只能一样一样铺展开给你看。
他的画你当然每一幅都看过,琴谱你大多听过,最爱的当然是他写的停云。
“停云?”他有些疑惑:“我并未写过……”
完了记错了!
你尴尬的掩住嘴,想说说错了,结果他转身就去拿纸笔,情绪有些激动:“烦请姑娘帮我研磨,停云好,停云好,就写停云!”
你看着他被风带起的衣角,缓缓的舒了口气。
错已经犯了,你怀着一份期望,去帮他研磨。
顾惜朝聪明又体贴,写了停云给你,还写了题了词给你。你收下画,想了想,道:“字钱归字钱,顾先生的心意我不能不领,小女子身无长物,唯有厨艺尚能见人,望顾先生不要嫌弃。”
他慌忙摆手:“不,不敢麻烦姑娘,姑娘帮顾某找回东西,已是恩人,应是顾某应谢谢姑娘才是!”
你却已经从篮子里掏出了刚抓的鱼和新采的莲藕,笑眯眯的凑近他:“那你来帮我呀。”
就当你无耻,借着对他的了解接近他。你看了一眼他泛红的耳尖,挎着篮子挑门帘出去了。
顾惜朝早慧,多年来又经历颇丰,他向来知晓甜水巷里的腌臢污秽,也见过那些淤泥里开不败的花,他在门口看你切开白生生的胖藕,忽的想起你的话来。
“顾先生,你有没有想过,这世上会有谁在意你,不因为你的身份,只在意你?”你托腮看他写下“人亦有言。日月于征。 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
“没有。”他回答的很干脆。
此时他站在那儿想:“如果能有,就是最好的了。”
你回过头冲他笑:“原来顾先生只会说嘴,说要帮我竟只是出来监工的。”
他被你逗笑,就蹲下来挽起袖子帮你洗鱼。
顾惜朝此人,其实并不是个死贴礼的书生,他亦有挥斥方遒的少年意气,你才说好菜可惜没酒,他就去窖里提了一坛上来:“难得有兴致,怎能辜负这大好时光。”
唉,要是酒量能好点多好呀。
他倚着墙,醉眼朦胧的给你讲他的从前,那些你听过无数遍的,属于他的从前。
那你的从前呢?
从前,你从一个故事中来,却过早的离开了这个故事,你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失去你的痛苦中走进地狱,变成另一个人。
于是你想方设法的重新开始这个故事,却发现故事的主人公虽然还是你,却和此时此刻的你再不相同,她爱上了光芒万丈的小侯爷,走了和你再不相同的一条路。
故事的结局说不清好坏,他靠在你腿上,给你讲星宿的故事,他说仿佛认识你许久。
他说其实她送的小鸟其实并不珍贵。
他说他看见她笑吟吟的缩进小侯爷的怀抱。
他说我是不是话太多了?
你就笑:“不多不多,往后可以再多些。”
他忽然撑起身子看你,眼里亮晶晶的,他说:“你也讲讲你的故事吧。”

海胆_:

关种好奇

泽寰阿姨:

同好奇,回归工作加卡文需要一些新的虚荣心OTL

ice hole:

突然诈尸 也跟个风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练笔】守心•3

时隔多日的更新

随缘吧
前文在……几个月前吧
爱你们





沈锦知道黄三并非真的要同她计较什么,自古帝王爱头牌,她也不好做那棒槌。
平正远远的看了一眼黄三,又扭头瞧着沈锦婀娜的背影,缓缓的叹了口气。
恒安问他怎么了。
平正嘬了口烟嘴:“沈二裙子破了。”
恒安扭头,看到皇帝陛下正提着那块水红色的薄纱笑的死去活来。
片刻后一道红色的影子闪进庙里,又飞快的闪了出去。
黄三低头,出门刚换的新靴子上有一个灰扑扑的脚印。
黄三倚在廊柱上想了会儿头牌的姿容,又回忆了一下沈锦的手艺,美滋滋的提着袍子走了。
恒安诚惶诚恐的看着他袖子里露出来的半块红纱,又怯懦的看了一眼平正。
平正碾了几下烟袋,阴阳怪气的冲着方丈大师拉长了声音道:“有辱佛门啊!”
远远的,黄三回头呲开瓷白的牙笑了一下。
恒安心头一梗,差点昏过去。
好了,这下都知道皇帝陛下和醉红楼妈妈有一腿,而且还是在他的寺里头私会。
我佛慈悲,带我走吧!
这世界上有太多可遇不可求,就像黄三不姓黄,沈锦不姓沈,平正不姓平一样令人唏嘘。
并没有。
当今国姓为李,陛下名讳为栩,太后所出嫡长子。
陛下虽为嫡长子,可前头尚有一兄一姊夭于年幼,彼时太后地位不高,个性又柔弱,只能拼了命留下个李栩。
而他那“早夭”的一兄一姊,大兄被圣安寺方丈恒安收养,取名叫平正,二姊被醉花楼大老板沈述收养,取名叫沈锦。

【蜘蛛侠x你】猫的安全感

流水账
有些ooc
但是
鉴于我这么久没写东西你们真的不表扬我一下吗!





1

牛奶的味道总是让人如此不适。
你捏着鼻子将家里最后一盒牛奶倒给了即将送人的猫咪。
然后跑到卫生间干呕了几分钟。
出来的时候,猫咪已经把盘子舔干净了。
这次你长了记性,戴着口罩把用完的东西丢进垃圾袋,抱着猫咪出门了。
猫咪已经两岁了,正是闹腾的年纪,你向来不擅长和它斗争,只好小心翼翼的捏着它的两个小爪子。
真软。
你捏了几下,猫咪难得的今天没有和你闹腾。
空中飞过一道红色的影子,你下意识去看,猫咪也仰起头喵喵的叫。
“不。”你揉了揉它的耳朵:“不是他。”
你骗猫,猫的直觉永远比人更敏锐。
把猫咪送给公司的前台小姐,她比想象中更开心。
但是猫咪好像不太开心。
“你要辞职了?”前台小姐问。
“唔。”你含糊不清的应答了一声。
她没再继续问你,回过身和新笼子里的猫做打手背的游戏去了。
你从来不会打手背的游戏,它不喜欢你。
“早上好,斯塔克先生。”面前的前台小姐突然摆出一副公式化的笑容,你低着头想猫好像有点不开心,连打手背都不想玩了。
“帕克家的小公主。”一只手拍在你肩上:“怎么不去上班?”
你不敢抬头,小声说:“您不必担心,我打算辞职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看来我猜对了。”
“抱歉。”你才敢直视他:“我可能真的太自私了。”
他没说什么,只是伸手将你推进了前台里,你冒出头的时候,看到衣冠楚楚的帕克先生正巧赶上了最后一分钟打卡。
没什么不同。
是你失去了他,你对他算不上失去。
太差劲了。
猫咪的尾巴扫在你脸上,灰尘呛的你又开始流泪,你泪流满面的问前台小姐:“我后悔了,可以吗?”
她纠结的看了一眼猫咪,然后点点头:“可以,随时可以。”
斯塔克先生已经走了,你的手机收到他的短信:“给你一个月假期,好好休息。”
很快又跟上一条:“带薪。”
最后的结尾是你满脸泪痕的抱着猫咪踏上了来时的路。

2

一个月假期很快要到了,你还是没想好要不要继续上班,猫已经习惯了家里的冷清,只是蹲在音响旁边用爪子去拍音箱。
喇叭里传来的男声并不清晰,断断续续的,到你脑子里却是连贯而温柔的。
他温暖的手掌有些潮湿,半跪在床边注视着你,哪怕是这么高的角度看他,他依旧是那个好看的样子,连因为要看你而抬起纹路都显得那么可爱。
“这位帕克先生,你这是要求婚吗?”你表情夸张的去开玩笑,却被他捏了捏手。
“我有点紧张。”他表情里带了点笑,有些局促:“你可不可以闭上眼睛。”
你自然有求必应。
他清了清嗓子,像是坐在了地上。
“Dear God, ”你听到那个好听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响起。
“I know that she's out there,
the one i'm suppose to share my whole life with.
And in time,
you'll show her to me,
Will you take care of her,
comfort her,
and protect her,
until that day we meet,
And let her know,
my heart,
is beating with hers. ”
猫咪跳上你的大腿,转了一圈把尾巴放好,团成一个毛球,在男孩子梦呓一般的歌声中渐渐睡着了。
美好的午后是被玻璃破碎的声音打断的,猫咪被惊得窜进了柜子,你站在地毯上,光着脚强装镇定的看着入侵者。
在入侵者还没站稳的时候,一道红色的影子窜进来踹倒了他。
“呃……”那个红衣服的男人想解释什么,猫咪从惊吓中回过神,从柜子里发射到了男人怀里。
“抱歉,亲爱的。”他手足无措的将猫递给你:“还是打扰了你的午觉。”
你垂下眼睛抱起猫咪,没说话,回头瞄到了桌子上忘记丢掉的废旧射网器。

3

一个月前的那个午后,你靠着帕克先生的肩膀睡午觉,猫咪在他腿上团成一个团轻轻的打着呼噜。
尽管手机的震动已经非常小声了,可还是惊扰了浅眠的猫咪。
“抱歉亲爱的。”帕克先生从你身后抽出手臂,一脸愧疚:“我可能有点急事……”
“去吧。”你平静的说:“走了再也不要回来了,不要打扰我的午觉了。”
是争吵过的吧,你们很快就要结婚了,他却依旧不懂得顾念你在家里承受着随时会失去他的惶恐。
那种彻夜难眠,等待着浑身是伤的他回来的惶恐。
毕竟你比不上猫咪坚强,能永远热忱欢迎他回来,无论何时,无论什么情况。
蜘蛛侠先生从自己家里扯出犯罪分子的时候,后背不轻不重的受到一下撞击。
他没功夫回头看,看一眼的话,可能会忍不住回去摸摸猫。
你抱着猫咪,坐回了躺椅,打电话给了维修人员。
下午的风很轻,足以抚平猫咪方才被丢下的失落,你在心里为它加油。
直到有人又从窗户里进来,猫咪在你怀里喵喵的叫着,你松开手,没有睁眼。
一只手轻轻拂上你的额头,他在一片狼藉中跪在椅子边,小心翼翼的问:“我真的可以回来了吗?”
眼泪从不受控制,它比你更想见到他。
帕克先生轻轻的吻掉那滴眼泪,将额头贴在你的脸颊上:“宝贝,我很抱歉。”
“没有啊。”你握着他的手,轻轻的说:“我在想,如果真的要打扰我睡午觉的话,还是你来我更能接受。”
他低声地笑,你侧过头去吻他,小声说:“对不起,我不该赶你走。”
他摇摇头,示意没关系。
你还是同他额头相抵:“猫咪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他摸了摸你的头发,回答道。






1.那段英文是复制粘贴《My Prayer》开头的念白,这首歌真的苏飞了。
2.“你”用射网器往帕克先生身上射了一张纸条。
3.意识流,感谢看到这儿的你。

今天七夕
吃了花花的狗粮


这是我之前写的老魏同人《十二年》的故事原型
今日狗粮最佳

原文在评论

其实我作为一个废物写手
对热度的感觉不大
我更期待有人认认真真看完我写的东西
然后给我一个评价
好,也行
螺旋恶心,我也欣然接受
重要的是,我写的东西,被不同的人去理解了,真正喜欢或者讨厌了
我不怕门庭寥落
只怕蜻蜓点水,风过无痕
求求你们哪怕不点红心蓝手,也评论一句吧

【吴邪x你】回家

是刀

我真的是很爱吴邪的

我是狗屎




如果逃避真的有用的话,你现在大概已经逃到太平洋了。
可惜不能,望着前面点了根烟的吴邪,你交握的两只手更加潮湿了。
“你……”你张了张口,语速缓慢,其实并不知道要说什么,那个男人及时的挥了挥手,示意你不要说话。
“现在来告诉我,你为什么离家出走?”男人消瘦的面容表情平静,仿佛并不在意,他张开嘴将烟嘴叼住一截,烟头红了一瞬又恢复正常,飘出一缕细烟。
“家?”你被他的话戳中了痛点,“腾”的站起来:“那是我的家?”
吴邪偏过头轻轻吐出一口烟:“他们对你不好吗?”
你站在他面前,明明比他高那么多却还是被他压制着透不过气,你眼眶红起来:“吴邪,你不要我,最初就不要救我啊!让我和我妈一起死,我们一家三口还能在地下团圆!现在呢?你吴小佛爷大发慈悲救了一个手下的孤女,又把她送到一户好人家享福,她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啊?”
吴邪的表情依旧很平静,他抬眼看你:“我不需要感恩,你爸是为我吴家卖命的,我不过是为了满足他最后的心愿。”
你被激的扬起手,却在他的目光里迟迟不能下手,最后那个耳光你打在了自己脸上,你看到他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波动,他张了张嘴,只说:“不要任性了。”
“你让我不要任性?”你低下头凑近他的脸,几乎和他贴在一起,他听到你咬牙切齿的声音:“那三年前那个晚上,你想过我是你手下的女儿吗?你他妈说想娶我是他妈的梦话吗?”
他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露出脖颈上狰狞的刀疤,近乎梦呓般叹息道:“小姑娘,小姑娘啊,你的那个吴邪,已经死在墨脱啦。”
你几乎已经哭到失控,模糊不清的视线里,那个男人消瘦的身躯慢慢地站起来,将你抱进怀里:“回家吧小姑娘,我们太远了。”
他的声音沙哑又低沉,在你耳边仿佛一把钝刀,凌迟着你:“回家去吧,去吃遍天下美食,看遍天下美景,爱你该爱的人,结婚,生子,变老,过完你美好的一生。”
“你的未来,再不会有吴邪啦。”
一个吻轻轻落在你的耳尖。
“回家去吧。”

我,今天实名吹@纯酱bot 
她超可爱!!!
没有扩列以前也不认识!
只是点赞评论之交!
但是我喜欢她!!!
超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