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练笔】守心•2

大概之后会字数多一点
如果有需要更新@的小可爱可以留言
慢慢来吧w




“三儿,我怎么记得,这个方大人是你的老丈人呢?”沈锦合了折子,放回黄三腿上:“一家人做点坏事,不至于吧?”
黄三还没说话,平正那边便扣过来一锅烟灰,好在沈锦手里拎着张帕子,挡住了那锅烧的细碎的烟灰。
“秃子!”沈锦抖了抖帕子,咬着牙低吼:“老娘新裁的衣裳!”
平正慢悠悠的又捏了一团烟草按了进去,没点燃:“阿弥陀佛,方大人是醉红楼的大主顾吧?”
“朕记得是这样。”黄三笑眯眯的落井下石。
沈锦咳了一声,伸手撩了一下头发,大眼睛忽闪了一下,又垂下来看着自己绣花的鞋尖,疑惑的问:“有这么回事儿?”
平正没理会她,只是把烟枪横了过来,叹了口气:“皇上想知道他打压的那些官员都是什么材料?”
黄三点点头,复而又叹了口气:“朕竟不知,错失了那些人才。”
沈锦见他们不说那回事了,又活了过来,凑近些热络道:“这好说呀,打听事那是二姐的强项。”
“那便劳烦二姐了。”黄三还是笑眯眯的,又转向了一旁的平正:“大哥,朕那国丈大人在朕的出宫路上布了许多绊脚石,妄图阻塞朕的消息,宫里的人不方便下手。”
“明白。”平正这下靠回了廊柱,打了火点着了烟。
“辛苦大哥了。”黄三态度松缓下来,又拾起一本折子冲着沈锦晃了晃:“有人上奏说,醉花楼前些日子出了些人命案。”
“嗯。”沈锦点头,从手上摘了个戒指扔着玩,完全不当回事的样子。
黄三也不急,慢悠悠地开口:“朕的意思是……二姐恐怕要吃个官司了。”
“要这么说。”沈锦握着戒指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软软的坐进了黄三的怀里,娇俏的笑道:“那不如二姐以身相许吧。”
平正打了个哆嗦,拎着烟枪冲到了方丈身边蹲下,开始默念金刚经。
黄三伸出指头在沈锦腰眼一捅,把沈锦痛的跳了起来,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你这三狐狸,说吧,又有什么打算?”
黄三笑吟吟的站起来,将衣裳拍展:“朕今晚在醉花楼用膳,望二姐亲自下厨,请头牌作陪。”
沈锦狠狠的咬了咬牙,甩着袖子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该死的黄三儿,这一晚上换了别人得挣多少金子啊!”

评论(10)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