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喻文州x你】年龄差

年龄差系列
三十五岁的喻叔叔
前有黄叔叔和王叔叔
离异有
ooc有
三观特别
但还是希望你们能喜欢
下一个应该是小周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适合你的千千万,你就愿意挂死在一棵树上。
好在这树漂亮的很。
坏在这树对你无意。
喻文州先生,现年三十五岁,曾任荣耀联盟蓝雨战队队长,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队长。
现效力于荣耀公司总部,任指导总教练。
婚姻状况为离异,与前妻育有一子。
喜欢笑,喜欢捉弄人,喜欢吃炸酱面放所有调料,喜欢早起半个小时去吃广式早茶。
不喜欢你。


“喻叔叔。”你把包扔在桌上,坐在他对面笑着跟他打招呼。
他正捧着一大碗炸酱面吃的儒雅斯文,坐在小饭馆也仿佛身在最优雅的餐厅。他抬起头,舔了一下嘴角:“放学了?”
“今天期末考试。”你招呼老板要了一碗绿豆汤,又转回来面对喻文州,开门见山:“我马上大学毕业了,上次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他把筷子搭在一旁的筷托上,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然后微笑着摇摇头:“虽然你的设想很有趣,但是小姑娘,咱俩可不合适。”
又是不合适。
你端着绿豆汤一饮而尽,“哗”的站起来,面色如常,拎起包转身走:“那我明天再来问。”


五年前,你从水里捞出了失足落水的喻文州媳妇儿。
前妻。
当时他们正在办理离婚手续,你把那个湿淋淋的女人带到喻文州面前的时候,他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
喻文州的前妻性格十分懦弱,大抵是相亲的原因,他们的感情一般。
那个女人在你面前都被衬托的娇小怯懦。
你从口袋里抽了一根烟出来,坐在一旁看他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前妻身上,轻声说:“以后要小心一点。”
你多少猜到他们离婚的原因。
菟丝花和大树可以共同生存,可一旦遇上狂风暴雨,寄生者是注定无法面对的。
喻文州可不是温室里的大树。
彼时他才刚刚退役,联盟体制改革,他一下子失去了工作。
加上被人陷害,交了许多罚款,成了一无所有的喻文州,看不见未来的喻文州。


听说一个人失意的时候会表现出所有的恶劣面,那段时间你帮着为生活奔波的喻文州接孩子放学,却从没见过他对任何人有过情绪。
一见钟情有,日久生情也有。
那个总是温雅微笑的喻文州,总归是十分特别而可爱的。
“小姑娘,”他专门将你请到了一间你很少去的高档餐厅:“我有了新工作,这两年很感激你对我的帮助。”
你低头吃的毫无顾忌,顺便摸了摸身边男孩儿毛绒绒的脑袋:“喻叔叔客气了,喻小小很可爱。”
他依旧是笑,却也没再说别的:“多吃点,咱有钱了。”


喻文州去相亲了。
听喻小小说,他本来想要你跟他爸结婚,就违心的说想要个妈妈。
结果喻文州想也没想你,直接去联系相亲了。
“姐,他们在碧露轩!”喻小小急的扒拉你的手机:“你认路不?不认路快点百度。”
鉴于B市交通的特殊性,你半个小时才到了那个茶馆,喻文州与那位女士已经相谈甚欢了。
怎么办怎么办。
你看着身后的比加油的喻小小,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死了就死了,你咬了咬牙,冲着他们走了过去。


你对喻文州表白,无论他说什么理由你都能驳回,唯一让你哑口无言的,就是一句不合适。
你其实一直想问问喻文州,什么叫合适,问问他,如果真的这么在乎合适与否,那他和他前妻那算怎么回事。
你不敢问。
你不知道那个从不动怒的喻文州平静的表面下是怎样的波澜,也不知道这样的波澜是否承受得起。
你接受不了被他讨厌。
你喜欢喻小小是真的,可是为了讨好喻文州也是真的。
喻文州其实看穿了你的小心思,他没戳破是不想喻小小伤心,你知道。


“爸,你怎么又背着我相亲啊!你对得起我妈吗?”你走过去,一咬牙坐在了喻文州平放的大腿上,搂住了他的脖子。
喻文州僵硬了一下,就那样侧过头盯着你看,眼神复杂。
“喻先生,你不是你只有一个儿子吗?这又是怎么回事?”那位女士已经站了起来,看起来有些生气:“结婚事小,何必骗人。”
喻文州没解释。
最后那位女士拎着包,甩下两张红票离开了。
“小小呢?”喻文州没动,眼神平静无波的盯着你看。
你看着他的眼睛,倚靠着他温热的躯体,许久许久,低头在他形状优美的唇上咬了一口,站起来飞快的跑了出去。
路过喻小小的时候,他喊你,你也没停下。
喻小小想说,姐你真棒,有魄力。
身后一股凉气,他怯怯转过头,看到了冷笑的老爹:“爸……我……”
喻文州却突然蹲下将他抱了起来,轻声问:“你真的觉得爸爸配得上她吗?”
“啊?”八岁的喻小小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平日里万事在手的老爹。
喻文州却凑近些,同喻小小额头相抵,叹了口气。


你知道喻文州会讨厌你,所以不想惹他心烦,嘴唇上仿佛还留着他唇膏的味道。
薄荷味的,喻文州。
你好久没去找过喻文州,也没联系喻小小。
怎么说呢,你安慰自己,不是躲着他,只是忙着毕业而已。
这一忙,就忙的手机也停机了。
舍友控诉你去复印个文件就人间蒸发了,拽着你的耳朵让你交话费去。
电话来了一条短信,有人给你交了二百。
你还没来得及反应,喻小小的儿童电话就过来了:“姐你干啥呢?”
“唔……最近忙着毕业。”你支支吾吾的应承了一声。
“不管那么多了,出来吃小丸子和冰淇淋,我放假了。”喻小小口气十分霸道。
“噫喻小小你看多霸道总裁了吧,怎么跟我说话呢?”你嘴上这么说,手上却开始挑衣服了:“哪儿见啊?”
“我们小区门口。”他飞快的回答,然后挂了电话。
喻小小欠收拾了,鉴定完毕。


你心里期待遇到喻文州,又不敢面对他,只好不去想这个问题。
“姐,这儿!”喻小小的声音穿透力极强,以至于你被吓的打了个冷颤,一扭头,就看到他抱着喻文州的手站在树荫下冲你拼命的摇手。
跑,还是过去。
你站在那儿思考了半分钟,喻文州走了过来,一身休闲,面上是温和的笑意:“不用想了,现在已经来不及跑了。”
青天白日,气温将尽三十度,你却觉得后脊发凉。
那要不改天再收拾喻小小吧。


你和喻小小一人握了一个冰淇淋,喻小小缺了个牙,咬一口就有一个豁儿,你小声的嘲笑他,结果他侧头看了你一眼:“等你老的那天再说。”
妈的喻文州的儿子心也好脏。
报应来的极快,你的冰淇淋还没吃完,就被突如其来的腹痛打得蹲了一下来。
死了。
姨妈来看你了。
“姐你怎么了?”喻小小躲在你身边紧张的看着你,又抬头喊喻文州。
喻文州过来的时候,你已经站了起来:“没关系。”
“怎么了?”喻文州毫无顾忌的伸手拉住你的肩膀,不让你乱动。
你红了脸,嘟嘟囔囔的说没关系,他却明白了,突的笑了一下,伸手将你手里的冰淇淋拿了过来。
你楞楞地抬头看他。
他熟捻的低头咬了一口,笑的像喻小小一样幼稚得意:“那这个就归我了。”


你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神志几乎也不甚清晰,只晓得喻小小玩累了,躺在车的后座上睡的不省人事。
喻文州开着车,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始终一言未发,也没有多看你一眼。
终于熬到了宿舍楼下,喻文州停了车,你忙不迭的去解安全带。
“喀嗒”,一只手已经将安全带解开了。
你低着头说谢谢,伸手开车门,却被那只手压住,那只手有些潮湿,却十分温暖。
“小姑娘,你真的想清楚了吗?”他问。
你看他,他也看着你,表情认真又有些不安。
“我今年三十五岁,离异,还带一个孩子,我们差那么多。”他认真的陈述:“可是你都不怕,你真的很勇敢。”
“小小很喜欢你。”他顿了顿,又说:“我也很喜欢你。”
“自卑情绪作祟,我其实没那么想拒绝你。对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我们家有两个男人,都可以保护你。”
“你愿不愿意做喻夫人。”

评论(68)

热度(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