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聂怀桑x你】谁才是狐狸

这是嫖遍魔道系列
我也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但是
很爽
谢谢大家
这是一个黑心的聂怀桑
爱你们







你漫长的妖生中,佩服过两个人。
一个是只蝙蝠,你的挚友。
另一个是个人类,你喜欢的人类。
从前你是一只三尾狐狸的时候,也曾经喜欢过一个人类,那个作死的书生为了功名取了大户人家的小姐,还请了道士来杀你。
成一个双尾狐狸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你还有大把的时间练成一只九尾狐。
那之后的日子里,你守着深山修炼,直到那只蝙蝠跌跌撞撞的回来,说:“九尾,帮我。”
认识聂怀桑大抵是注定的,可你见他第一眼就讨厌的不行。
又是个软弱的书生。
“听说你是那个傻大个的弟弟?”你晃着尾巴端坐在青年面前的书案上:“我来问你要几样东西。”
对面的书生手忙脚乱的从你爪子下面抢出来他的宝贝书画,看着你又瑟缩了一下:“狐……姑娘有何贵干?”
你心里对他的表现十分不齿,却飞快的扔下一张纸:“十日后我会来拿。”
你总以为,帮蝙蝠救活了那个凶神,自己就可以远离那些该死的人类了,结果蝙蝠不知道听了谁的教唆,非要你给她的孩子当干娘,据说是狐仙有福气。
可别闹了,有福气吗?有福气就不会遇到那种恶心的人了。
孩子满月酒上,你又见到了聂怀桑。
“九尾,好久不见。”他笑眯眯的在你身边站定。
你抱着胳膊,觑了他一眼:“聂宗主,今天不怕我了?”
他展开了扇子,摇了两下:“叫你见笑了。”
“你才狡猾。”你目光放在那个小小的孩子身上,摇了摇头:“人类总比狐狸狡猾。”
“是吗?”他伸手揽住了你纤细的腰肢,凑近了你的脸颊:“那有没有人教过你,人类不光狡猾,还好色?”
这是挑战一个狐妖的底线,你当即抬起一条腿勾住他的腰,侧头在他的耳际舔了一口。
不出所料,聂怀桑小小的抖了一下,然后将你一把抱了起来,压低了声音说:“还是你厉害一点。”
阴影里发生的这一切并没有影响这个大好的日子。
和聂怀桑的第一晚也让你十分愉悦。
当然,更让你坚定了不能信任这个男人的决心。
“九尾,你必须马上离开这儿!”蝙蝠急促的推你,你皱了皱眉,抬头看她:“搞什么?”
“山下说有狐妖作祟,死了几个男人,他们请了道士来收你。”
“又是道士。”你慢慢站起来,晃了晃尾巴:“我三尾时没死,现在九尾,就更不会死。”
不过你显然低估了这千年来道士的长进,你是不会死,可绝对是会受伤的。
“打死这个狐狸精!”
“对,让它再也不能祸害人!”
不知道这些捉妖人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用法术控制了四周,放了受害人家属进来打你。
这下好了,蝙蝠和傻大个都进不来。
堂堂狐妖,被一群老百姓拳打脚踢,真是可笑。
你将自己蜷缩起来,暗暗算计自己出去之后要怎么报复。
“都停手!”你恍惚听到有人这么喊了一句,可惜他的阻止并无什么用处。
很快,你身上覆了个温热的躯体,你能感觉到那些棍棒正落在那具躯体上,可那人却一声不吭。
“聂怀桑?”你动了动身体。
“乖。”他喘着粗气,声音里却带着点微微的笑意:“我叫了救兵。”
“你不是最怕疼了吗?”你的毛都粘在了一起,分不清伤口在哪儿。
“疼。”他将你拢在怀里,蜷缩在地上小声说:“但是,疼点也挺好。”
“你被打傻了吗?”你轻轻咬他手腕。
他低低的笑出声:“可不是。”
聂怀桑这个人可坏透了,他受了伤,窝在床上就不肯起来。
“我说了,我要回山里去,不当什么宗主夫人!”你气哼哼地变成狐狸在桌子上跳:“你别装病了!我知道你早就好了!”
他躺在床上委屈的快哭出来了:“我救了你,清白也被你毁了,你们狐狸都这般不负责吗?”
你气的说不出话,从桌子上跳到他胸口,咬他下巴:“你再装试试!”
他突然笑起来,伸手在你额头贴了符咒,迫你现了人形,又翻身将你压在身下,制住你的手脚。
“那听夫人的,不装了。”他笑眯眯的,比你更像狐狸:“怀桑毁了夫人清白,又怎能放夫人离开呢?”
“你无权为难我。”你侧过头不看他近在咫尺的笑脸。
“可怀桑给了夫人很多次机会。”
“夫人都没离开。”
“现在可没机会了哦。”

评论(13)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