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张新杰x你】年龄差

又臭又长的一篇
把张老师写的有些渣
主观合理客观渣的那种渣
但是我觉得张老师就是这种人
冷静理智残忍
但是相对的,在某些方面就是个智障


年龄差,前面有黄叔叔,王叔叔,喻叔叔,叶叔叔
周叔叔难产
目前没有别的计划
这个系列大概也就周叔叔为止了
谢谢支持,我爱你们



“老师,我……我打算离开了。”
张新杰从电脑后面抬起头,扶了扶眼镜,并没什么表情:“离开之后呢?”
“我没想过,我只是不想继续打游戏了。”你侧过头不去看他的表情,哪怕是想象出来的遗憾,你也希望自己能够看到。
可惜张新杰并没有给你预想中的温柔,他只是将目光重新放回电脑屏幕上:“像你这样,确实不适合继续待在联盟。”
你忍着眼泪点点头:“那老师,我就先走了。”
他嗯了一声,最后说了一句:“出去之后别再说我是你老师。”




你进霸图青训营的时候,张新杰还有两年退役,你知道他一直想要个圆满的结局,所以临到退役,张新杰的风格愈加强硬起来。
他从青训营挑了几个人,亲自培训,这里就有你。
“牧师并不只是辅助。”他站在你身后,说了作为张老师的第一句话。
你当然知道,牧师并不只是辅助,你甚至可以和别人单挑。
其实整个青训营都知道,你玩牧师是为了张新杰,所以张新杰不会不知道。
你在狂喜中想到,他会不会对我有意?



张新杰无疑是个很严厉的老师,可对你却十分的耐心,你学的也很好,手下的牧师同石不转如出一辙。
“老师,我喜欢你。”大抵是因为年轻,你并没想过会被拒绝,即便张新杰一言不发地看着你,你也并没有退缩。
“我愿意为老师规律作息,努力陪老师到生命的尽头。”还能红着脸颊说出这样的情话。
张新杰审视了你许久,直到你有些不安,才缓缓地开口:“我不会因为你是我女朋友就对你放松训练。”
顿了顿又说:“但是在不训练的时候,你可以使用你作为女朋友的权利。”
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的你,忘记了想一想他眼里的淡然。
只是扑进了自己老师温暖的怀里。
他也接住了你。
只是接住了而已。



你一直是张新杰最用心的学生,也是同一批里第一个参赛的选手。
你知道张新杰对你抱了多大的希望,可你却放晚了那簇神圣之火。
等你下意识看向台下的张新杰的时候,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老师,对不起。”你站在他面前,局促的捏着衣角,你知道这场比赛的重要性,可心里又希望他会看在你们的关系上,包容你。
张新杰始终低着头看文件,他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这是张新杰啊,一个连自己都能残忍的解剖开分析的人,女朋友又算得了什么?


你的手出了问题,可是你不敢告诉任何人,如果手出了问题,张新杰就不会再多看你一眼。
“为什么又慢了?你到底还想不想打游戏了?”他站在你身后,声音里压抑着怒火。
你停了手,沉默了许久,轻声说:“对不起,老师,我们分手吧。”
他几乎没怎么犹豫,说了声:“也好。”
平心而论,张新杰是个很合格的男朋友,周到,细心,温柔。
因为年龄的原因,他也对你很照顾,但你偏偏在他眼里看不到爱。
后来你才明白,对张新杰来说,你只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是可以交往的对象。
并不是爱的人。


五年后,你转行做了一家健身房的教练,其实世界很大,就像这五年里,你从未偶遇过张新杰,哪怕你们就在同一座城市。
“教练,我明天请个假。”下课之后你的学员来找你。
你正在墙边倒立,听他这么说,就嗯了一声:“有事?”
他嘿嘿一笑:“明天荣耀总部的张新杰要回Q市打指导赛,毕竟是小时候的偶像,我想去看看。”
你手腕一痛,迅速靠着墙落下了腿,面上还是平静微笑着:“好。”
不是从未遇到过,是张新杰早就离开了。
只是你从不知道。



你坐在餐厅里对着窗外晒太阳的猫咪发呆,思考自己为什么又和张新杰坐在了一起。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发呆了?”对面的张新杰依旧是从前一丝不苟的样子,连眼镜都是从前的风格。
你回过神,低声笑笑:“我一直很喜欢发呆,只是不敢在老师面前放肆。”
他眼神有一瞬间的凝滞,之后也带了笑:“当年我太过严厉,很抱歉。”
“没关系。”你的视线停在他漂亮的手指上,摇摇头:“我都忘了。”


是张新杰给你打的电话,他说以后应该不会回Q市了,想和你再见一面。
你知道的,你从来无法拒绝他。
“大姑娘了,有男朋友了吗?”他像个长辈一样开口。
“老师明知道我的心思,却还能开口问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你站了起来,对着他笑:“我不是聪明人,不像老师,可以把感情放在云端,我只是个凡人,用了心,就不容易放下。”
张新杰难得的被你堵住了话头,沉默的时候,你提着包留下一句:“张新杰,再见。”就离开了。



张新杰并没有离开Q市,你在家门口遇到了刚从超市回来的他。
“我住对面,刚租的房子。”他像你颔首,然后进了你家对门。
你站在门口看着他进了门,又回过头:“进来坐坐吗?”
“不用了。”你进屋锁了门。



对面隐隐传来了烟味,你在客厅坐立不安,电视节目也无法吸引你的注意力。
算了。
你认命的扔下遥控器出门去敲张新杰家的门。
过了三分钟,门才被打开一个缝,穿着黑色围裙的张新杰露出半边身子,隐隐有烟从门缝飘出来。
“你在做什么?”你凑近些看他,却难得的看到张新杰神色有些尴尬。
“只是把菜炒糊了。”他垂下眼睛,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你叹了口气,把门拉开,出乎意料的,他并没有用力拉门,你得以顺利的进了他家。
“老师你这些年是怎么活下来的?”你把锅里的不明物体倒掉,重新洗锅开火。
一双手从身后绕到前面,帮你系上了围裙。
“老师是笃定了我会心软吧。”你低着头炒菜,不看在你身旁的张新杰。
张新杰低声叹息:“我只是愈发笃定了,我离不开你。”



那天你落荒而逃,在张新杰追过来之前,关上了自家的门。
菜炒好了,火也关了,他只需要盛出来就可以,为什么还不放过你?
张新杰说他离不开你,是因为觉得你是最合适的结婚人选还是因为你在床上的表现深的他心?
生活应该还在正轨上,除了每天回家都能看到张新杰家开着门,似乎是在等你。
你站在门口想了很久,然后径自走了进去。
张新杰在矮柜上坐着,只看着门口,看到你,马上站了起来。
你走过去,把手放进他攥起来的手心里:“老师教学生打游戏,那学生就教老师怎么爱吧。”
他握紧你的手,笑起来:“好。”


人是种记仇的动物,哪怕能不计前嫌的放眼未来,可心里还是会有芥蒂。
张新杰就躺在你身后,手臂将你扣在怀里,微微弯曲着身子,仿佛要将你嵌进身体里。
“老师,你难受吗?”你摸了摸他的手背。
他用额头轻轻蹭了蹭你的后脑,柔声说:“我还很清醒,只是有些头晕。”
“为什么要喝酒?”你动弹不得,叹了口气:“你明知道自己酒量不行。”
身后的人小声的笑:“宝贝,你知道吗,三十五岁的张新杰早就不在云端了。”
他在回应你说的话。
“我曾以为,没有你,一切毫无影响。”他说到这儿,又自己笑了,温热的呼吸携着酒气侵袭着你的神志:“张新杰冷静自持,不会失态,所以不在乎你似乎也是应该的。”
“你是这么想的吧。”他问你。
你没回答。
他也不在意:“我也是这么以为的,我觉得你合适就只是合适而已。可直到再遇到其他人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学生是无法替代的。”
“手伤到了没关系,有些愚钝也没关系,你只是不能打比赛了而已,又有什么好遗憾的?”
“我大你那么多,却也幼稚的不懂爱情。”
“人性很讨厌,失去了才知道珍贵,哪怕是你的老师,也不能幸免。”
“我的宝贝,真的很感谢你还没离开,我就是很笨,不懂爱人。”
“从今往后,你来教我,好不好?”

评论(43)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