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蜘蛛侠x你】情话

嗯……我回来了
大概就是想表达一下
不论蜘蛛侠是谁
我最爱的永远是彼得·帕克先生
聪明勇敢善良
三者缺一便不算是蜘蛛侠
顺便表白托尼爸爸
也是聪明勇敢善良的男人







你现在在赶往医院的路上,闯了两个红灯,好在天还没大亮,车上没什么人,你又拉着警笛,一路畅行无阻。
十分钟前你接到了斯塔克先生的电话,说彼得在昨晚和六人组的战斗中伤到了腿。
他说的很委婉,但是你猜如果只是普通的受了伤,怕是不会劳烦他亲自给你打电话。
“你好,想必你就是帕克先生的女朋友,他情况不太好。”医生迎了上来:“他的右腿髌骨粉碎性骨折,痊愈的可能性非常小。”
你被他引进病房,你爱说爱笑的男孩儿正在和斯塔克先生开玩笑:“我打赌她来了第一句一定是‘你是不是又忘了带射网器?’。”
“看你手腕上的伤也不像是忘了带。”你松了口气,走进来和斯塔克先生打了个招呼,手机震动了一下。
lron:他的射网器被捏碎了,本来该抓住墙的,可是他似乎失去了攀爬的能力,具体情况我正在调查,你控制好他的情绪。
你和斯塔克先生对视一眼,而后他站起来:“我得回去陪我的小辣椒了,昨晚放了她鸽子,还要买礼物补偿她一下。”
“如果方便的话请帮我点两个牛肉卷送过来。”彼得举起了手,而后看你一眼:“好吧三个,谢谢。”
斯塔克先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一本正经:“我给你买五个,请务必给警察小姐分一个。”
由不得彼得解释,他就飞快的走了。
“其实我吃不了那么多……”彼得试图改变你的看法。
你俯下身子吻了下他眉骨上的伤痕,轻声说:“我知道。”
他伸手抱住了你,身子吃力的抬起来,努力多靠近你一些,你听到他有些干涩的声音:“对不起,我可能不能做你的蜘蛛侠了。”
你揉了揉他有些硬的头发,小声说:“没关系呀,你是我的小帕克就够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蜘蛛侠,他仿佛永远不会被打倒,你知道吗,我的那一点自愈能力也消失了。”他小小声的说:“我没法做蜘蛛侠了。”
你扶着他躺下,坐在他身旁撑着下巴看他:“彼得·本杰明·帕克先生。”
“是。”他蓝色的瞳孔里倒映着模糊的人影。
“你聪明,勇敢,善良,乐观。”你握着他的手指一字一句:“这些特质并非属于蜘蛛侠,而是属于彼得·帕克。”
“这有什么区别吗?”他问。
你笑着摇摇他的手:“猩红,毒液,屠杀,你见过那么多蜘蛛,可最终蜘蛛侠只有一个,不是吗?”
“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的服装比较有特色他们模仿不来,说真的你不觉得我说话的时候他们都不太想听吗?就像嫉妒我似的。”他似乎把刚才的忧愁抛到了脑后:“我认为他们可能真的是嫉妒我。”
你被他逗笑:“恐怕是真的。”
他挑了挑眉:“你真的这么认为?”
“你知道吗?你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你的超能力,不是你那张利落的嘴,而是你本身,彼得。”你收了笑容,认真的陈述:“与其说是蜘蛛给了你超能力,倒不如说是你成就了蜘蛛侠。”
“哦哦亲爱的你停下来吧,你这样说下去我可能要忘我了。”他拽了拽你的手,索要了一个吻:“谢谢,谢谢你。”
“不好意思打扰了。”一个小型钢铁侠推开了窗户,星期五的声音十分温柔:“老板说需要送热的牛肉卷,人工实在太慢。”
说着一个大袋子丢了过来,彼得下意识接住,又扔了出去,惊呼:“这也太烫了吧!”
小铁人无奈的摊摊手,又道:“老板说帕克先生被注射了一种药物,暂时隔断了自身神经反射,药物抗体正在研究中,请二位不必担心。”
“谢谢斯塔克先生。”彼得含蓄克制的探身捡起地上的袋子,并且道了谢。
“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小铁人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牛肉卷太烫了。”彼得摸了摸袋子,回手把袋子放在桌子上。
停了片刻,他拉了你的手一把将你拉进怀里:“嗯……刚才进行到哪儿了?”

评论(11)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