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遇见顾惜朝】说彼平生

故事来自顾先生的一张卡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喜欢他
但是我很喜欢
爱你们





顾惜朝第一次见你,是在甜水巷的后院里,你跟着莲姨做活,莲姨在轻轻的哼着不知名的曲调,他就停在了虚掩的门外。
你抬眼看他,很快又垂下眼,手中活计杂乱无章。
你知道他是顾惜朝,因为你很久以前就见过他。
“请问……你们看到一只机关鸟吗?”他声如落玉,让人难以拒绝他的任何请求:“它落到了这附近,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找找?”
你并未看他,只是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莲姨遗憾的冲他道:“抱歉,我们一直在这儿,没有看到。”
顾惜朝并未怀疑,只是有些伤心的走了,你将袖子里硬邦邦的小鸟挪进怀里,重新恢复了平静。
顾惜朝近来诸事不顺,他背着一兜字画往家的方向走,正看见夕阳里挎着篮子的打杂姑娘。
“是你……”顾惜朝眼里存了些期望,连声音都带了一丝笑意:“姑娘可是找到了我的东西?”
你不忍负他热忱的目光,只好将怀中捂的温热的小木鸟掏出来。
你看得出来,若不是迫于礼节,他恐怕会直接上来抢,你将那只小木鸟拢在手指间,抬起眼问他:“你有没有想过,这只鸟,对她而言并非有何意义?”
他眼中的光芒有一瞬间的凝滞,很快便恢复平静,他挤出一丝礼貌的微笑,轻柔地说:“姑娘怕是误会了什么?”
“是我冒昧了。”你轻轻将渐渐失去温度的小木鸟放进他的手心里,越过那双略微失神的眼睛看向他背后的布包:“顾先生的画,还卖吗?”
他终于回过神,点点头。
你见过顾惜朝很多次,每次都看着他走向错的路。
看着他眼里的光,慢慢消失。
这天,你借着想看更多画的借口,跟着顾惜朝回了家,他难得有些局促,大约是第一次领着姑娘回家,虽然并无暧昧。
“姑娘想买什么?”他收拾了很多书画出来给你看,热情的像个小朋友,他并不会那些市井的花言巧语,只能一样一样铺展开给你看。
他的画你当然每一幅都看过,琴谱你大多听过,最爱的当然是他写的停云。
“停云?”他有些疑惑:“我并未写过……”
完了记错了!
你尴尬的掩住嘴,想说说错了,结果他转身就去拿纸笔,情绪有些激动:“烦请姑娘帮我研磨,停云好,停云好,就写停云!”
你看着他被风带起的衣角,缓缓的舒了口气。
错已经犯了,你怀着一份期望,去帮他研磨。
顾惜朝聪明又体贴,写了停云给你,还写了题了词给你。你收下画,想了想,道:“字钱归字钱,顾先生的心意我不能不领,小女子身无长物,唯有厨艺尚能见人,望顾先生不要嫌弃。”
他慌忙摆手:“不,不敢麻烦姑娘,姑娘帮顾某找回东西,已是恩人,应是顾某应谢谢姑娘才是!”
你却已经从篮子里掏出了刚抓的鱼和新采的莲藕,笑眯眯的凑近他:“那你来帮我呀。”
就当你无耻,借着对他的了解接近他。你看了一眼他泛红的耳尖,挎着篮子挑门帘出去了。
顾惜朝早慧,多年来又经历颇丰,他向来知晓甜水巷里的腌臢污秽,也见过那些淤泥里开不败的花,他在门口看你切开白生生的胖藕,忽的想起你的话来。
“顾先生,你有没有想过,这世上会有谁在意你,不因为你的身份,只在意你?”你托腮看他写下“人亦有言。日月于征。 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
“没有。”他回答的很干脆。
此时他站在那儿想:“如果能有,就是最好的了。”
你回过头冲他笑:“原来顾先生只会说嘴,说要帮我竟只是出来监工的。”
他被你逗笑,就蹲下来挽起袖子帮你洗鱼。
顾惜朝此人,其实并不是个死贴礼的书生,他亦有挥斥方遒的少年意气,你才说好菜可惜没酒,他就去窖里提了一坛上来:“难得有兴致,怎能辜负这大好时光。”
唉,要是酒量能好点多好呀。
他倚着墙,醉眼朦胧的给你讲他的从前,那些你听过无数遍的,属于他的从前。
那你的从前呢?
从前,你从一个故事中来,却过早的离开了这个故事,你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失去你的痛苦中走进地狱,变成另一个人。
于是你想方设法的重新开始这个故事,却发现故事的主人公虽然还是你,却和此时此刻的你再不相同,她爱上了光芒万丈的小侯爷,走了和你再不相同的一条路。
故事的结局说不清好坏,他靠在你腿上,给你讲星宿的故事,他说仿佛认识你许久。
他说其实她送的小鸟其实并不珍贵。
他说他看见她笑吟吟的缩进小侯爷的怀抱。
他说我是不是话太多了?
你就笑:“不多不多,往后可以再多些。”
他忽然撑起身子看你,眼里亮晶晶的,他说:“你也讲讲你的故事吧。”

评论(1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