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蜘蛛侠x你】颜色

意识流

大概是想写关于能力与责任

善良与骨气

女主后天受伤变成全色盲

之后治好了







你能成为你,是源于十年前那个夏天。
你曾经见过蔚蓝的天空,橙红的火焰,直到那个夏天,你失去了所有颜色。



1
“你不是很‘勇敢’吗?”班长从身后系紧了你手上的绳索,笑嘻嘻地说:“那就飞下去吧。”
天台的风如此清爽,吹走了夏日黏腻的温度,面对过如此多的“惩罚”,你第一次感受到了害怕:“不要这样,会摔死的!拜托你,不要这样!”
你的话语随着风飘远,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尖叫。
在剧痛之前,你看到楼下戴眼镜的男孩掉了满地的卷子,阳光明晃晃的照在大地上,然后就是漫无天日的漆黑。
绳子刚好拉住了你,你的眼睛撞在了花坛边缘的茅草从中。





2
“老师!吉姆被锁在储物仓库里,门打不开!”小姑娘焦急的撞开了你办公室的门。
你顾不上穿外套就跑到走廊去拿消防斧,等楼管大爷发现的时候,你已经左手扛着斧子,右手抱着吉姆走在回教室的路上了。
斧子被你不轻不重的落在讲桌,你让吉姆回到他的座位上,认真打量那个不足十岁的小坏蛋:“卢克•J•帕克,请上讲台来。”
“妈……”他低着头站起来。
你将斧子举起来,递给他:“来,拿着,告诉我,我平时是怎么说的?”
“要听爸爸的话。”他小声说。
“好,你爸爸是怎么说的?”你坐下来看他。
他大了一点声音,也抬起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你没说话。





3
你第一次见那个灰色的英雄,是在学校的楼顶,那时你刚教训完班长一伙人,正在看灰色的天空上有一坨白晃晃的太阳。
那个灰扑扑的人落在你身边,犹豫了片刻说:“抽烟不好。”
你点点头,说谢谢,又把烟头踩灭。你向来不善于拒绝别人的好意。
气氛有些凝滞,你笑笑说:“你是什么颜色的呀?”
他歪着头看你,停了好一会儿才说:“红色的。”
“蜘蛛侠是红色的。”你仿佛小朋友一样念了一句,又笑到:“蜘蛛侠是灰色的。”
他开口,内容很突兀:“你不觉得你现在这样,和他们一样吗?”
你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他低下了头,认真的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既然有了不被欺负的能力,就应该去保护别人,而不是以任何理由去伤害他人。”




4
卢克最后同吉姆道了歉,又从你给他带的点心里拿出最大的一块送给小吉姆。
小孩子的记仇能力实在太差,吉姆很快便忘记了卢克小恶魔对他的欺凌,转而成了他的拥趸。
“你既有一呼百应的能力,便应当承担寻找正确方向的责任。”晚上的时候,卢克去向爸爸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你同帕克先生将他锻炼的太好,他又有父亲优秀的基因,又有你桀骜的性格,实在太容易变成欺凌者。
所以你才会将他放在身边教育。
帕克先生说过,小孩子应当在十岁之前教育,往后的人生只需要谨记这十年的道理,便可以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你笑着问他:“那我可是过了十岁好久好久,才被你教育好的。”
他轻轻吻了一下你的嘴唇,湛蓝的眼睛带了一点笑意:“不,你一直很好。”




5
“着火了!”
那是噩梦般的一天,学校的图书馆起了大火,你从火场逃出去,转头又看到地上被书架压住的男孩。
你并不认识他,只是橙红的火焰使你失去思考的时间。
你用红色的消防斧撬起沉重的书架,握住了男孩瘦弱的手。
他的眼镜被烟雾模糊,却第一时间去翻那一大堆书。
后来你才知道,那个被他从书堆里挖出来的可怜鬼,是将他欺凌了将近两年的弗莱士。
那天他一如往常的推翻了书架压住瘦弱的男孩,却被厚重的文学作品砸晕过去。




6
你的帕克先生惯常喜欢以直报怨,那天以后也依旧没和弗莱士讲过话。
这没什么的,不原谅本就没什么错。
你同弗莱士不过是他教育的千千万万人中的一两个。
只是你有幸,得到了他的所有。
你的世界颜色有两种:
其他颜色,
与蜘蛛侠先生。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