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记一个梦(3)

文欢哥哥回来那天,珞洋在屋里睡得昏天黑地,忽然床头镇魂铃疯狂震了起来。
她坐起身来,捂着突突直跳的心脏,深吸一口气,飞快的洗漱穿衣。
跑到文高房外的时候,整个大院非常安静,珞洋轻轻的推开虚掩的房门,房间里有隐隐绰绰的绿光,文高瑟缩在墙角喃喃的说着:“他来了,他来了……”
珞洋叹口气,向着他走过去,文高踉踉跄跄的去抓珞洋,忽的一股力道打在他即将触碰到珞洋的手上。
文高疯了一样的喊出声,扭曲了的声音:“珞洋!洋洋!你救救哥哥!求求你!”
珞洋站在那儿,微微皱着眉,叹口气道:“我给你的符咒呢?”文高茫然的看着她,停了手中的动作,忽的往后摔了一跤,彻底崩溃。
身后有人轻声的笑:“小珞洋,好久不见。”
她回过头,正对上那双熟悉的眸子,珞洋微微睁大了些眼,唇角上扬:“文欢哥哥。”说着叠指扬手,手中的符纸在昏暗的房间里现了金光。
文欢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直到被金光收入符咒之时方才了然的笑道:“原来这么多年,你还是不信我的。”
珞洋手中握着符咒,背身出门。从外面闯进来的金刚法师手中拿着屠鬼的法器,将珞洋的去路拦住:“恶鬼在何处?”
文高从身后的房间里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冲着法师喊:“就在她手里的符纸上。”
“交出来。”法师表情肃穆:“恶鬼必须除掉。”
珞洋缓缓回头,看着一脸镇定的文高,忽的笑了。她伸出手,将那张金色的符纸递出去,在文高盼望的目光中交到法师眼前。
“文欢哥哥,”珞洋对着符纸说话,轻声细语:“珞洋从未不信过你。”
大家都是一愣,符纸里封印着的文欢亦是一愣,下一个瞬间,所有人眼前一晃,再睁眼的时候,眼前是被火包围的珞洋和一张燃烧的符纸。
“以我之躯,还你一命。”
那一晚文家家主的府邸着了整夜的大火,除了文珞洋在大火中丧生,其他人都在大火中毫发无损。
珞洋用命换了文欢的命,也保住了自己身为文家人的使命。
文欢在一个阵法里醒来,完好的身体与魂魄却让他感觉到难以言喻的空虚。
珞洋用肉身换了他的重生,而他也通过这样的重生,知道了珞洋做的一切。
珞洋早就做好了准备,从他死的时候为他引魂,到他回来以后将符咒交给文高,以便她在第一时间感知到他的存在。
因为知道文高请了屠鬼的金刚法师,所以先一步封印了他,并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了法事。
法阵画在几百里外的灵山里,山明水秀,像极了珞洋的眼睛。
文欢坐在法阵中央,最终捂着脸,压抑的吼了一声。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