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死侍X你】一篇不知所谓的ooc产品

我就是随便一写
大家随便一看
顺便安利电影死侍
啊贱贱好可爱啊///



















你是个马戏团的驯兽员,训老虎。
有一天你的老虎告诉你它的笼子里来了不速之客。
你掀开围布,看到了里面蹲着系鞋带的红衣服男人。
“……蜘蛛侠?”你将手中的长鞭卷回手腕,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跨过虚弱的老虎,走到你面前,隔着笼子和你面对面的站着,俯下身道:“我一直认为我比那个小蜘蛛性感的多,你不觉得吗?”说着他拍拍自己的胸口,骄傲的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胸肌。
“也许……你也是超级英雄?”你伸手去开笼子的门,发现锁早就坏掉了:“你为什么在这里?”
他看起来心情还不错,自己推开门跳出来,又礼貌的回身把门关起来:“你好,漂亮的女孩,我是死侍,在抓老鼠。”
“但是你放倒了我的猫。”你蹲下摸了摸老虎的头,发现它并无大碍,于是站起来和这位死侍先生面对面站着:“今晚的演出要泡汤了。”
他捂着嘴,表示有些抱歉:“我能帮你做什么?”
你想了想,回头看着这位性感的红衣男人:“陪我吃个晚餐?”
他极不情愿的坐在你对面看着你大快朵颐,一边抖抖抖一边嘟囔:“你吃东西的样子真不淑女。”
“当然。”你喝了一口酒:“我和老虎一起长大的。”
他坐在哪儿手脚都不安分,一会儿玩筷子,一会儿用火柴画画。
“死侍先生。”你从橱柜新拿了一只酒杯,放在他面前,倒满:“虽然你推拒了,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喝点我自己酿的酒。”
他指指自己的面罩,声音还是轻快的很:“我不太方便,衣服湿了一会儿出去我会感冒的。”
你想了想,从旁边拿了一只吸管递过去:“喏,既然你对你的容貌那么没信心,希望这个可以帮到你。”
他愣了一下,你听到他笑的声音:“你真可爱。”
你喝酒向来是喝醉的,倒是无关有没有外人,更何况这个所谓的流氓一般的超级英雄是自己难得带回来的人。
“唔,死侍先生,我去洗澡了,你可以趁着我不在,拿下你那该死的面具吃点东西了。”说着你便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往浴室走。
在浴室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就感觉有人拍了拍你的脸,你恍惚着睁不开眼,便听见有个好听的声音轻轻巧巧的在你耳边叨叨:“虽然这样很不礼貌,不过如果我不把你从浴缸里捞出来,可爱的小姑娘明天就会感冒的,对吧。”
你感觉有一双手,一双比较粗糙的手把你托起来,那个声音还在说:“啊原来这个小姑娘已经不小了啊,脸上看起来还那么可爱的让人没有欲望,没想到……”
脱离了浴缸,你好歹能睁开眼了,一颗红色的脑袋杵在你面前,你伸手摸了摸他隆起的胸肌,友好的顺着往下摸了摸。
“我跟你说女孩,你再这样我就会抛下一切的规章制度,做一些大家都开心的事……啊!”你已经将他拉下来压在身下:“讨厌你,废话好多。”
他愣了一下,很快笑道:“行吧行吧,既然你非得这样——”他飞快的脱了衣服:“我今天出门才洗的澡。还没脏。”
你摸了摸他凹凸不平的皮肤:“你让什么啃成这样?老鼠吗?”
“不不不,啃我的那只沙皮狗已经死了好多好多年了,老鼠是我最近要抓,所谓任务。”他还在喋喋不休。
你伸手去解他的头套,他按住了你的手:“你不觉得和超级英雄做这种事非常带感吗,为什么非得看着一张没感觉的脸。”
你犹疑了一下,坚定的摇摇头:“如果非得选一个超级英雄的话,我倒宁可选蜘蛛侠,他看起来更像是能被我压在身子下面的。”
“所以……?”他抬头看你,却被你讲双手按在头顶,认真的说:“所以我不想睡小蜘蛛之外的超级英雄,就是想睡你。”
他终于妥协了,有些犹豫的给你打预防针:“那个……我的脸可能会让你没什么食欲……你真的要看吗?”
你已经把他的头套揪下来了。
“哇哦……”你僵了一下。
他看起来有些尴尬,皮肤上仿佛千疮百孔,却还是扯出一个笑:“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你伸手捂住他的嘴,缓缓的摇摇头:“不……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你俯下身凑近他的耳边,惊喜的说:“死侍先生,你太酷了!我已经按耐不住想睡你了!”
他眼睛亮起来,侧过头对你说:“最酷的地方永远不是我的脸。”他顿了顿,握着你的腰坐了起来,将你抱着和你面对面坐好,挺身而进:“而是我的弟弟。”
你咬他耳朵,笑着说:“超级酷。”
你一向醒的早,身旁的却一点没有在别人家的觉悟,兀自抱着你睡得香甜。
你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鼻尖:“死侍先生,起床了。”
他几乎瞬间清醒,看着你眼里有了笑意:“小女孩,你可真棒。”
“你也不赖。”你从他怀里站起来,又被他拉回去埋了个胸,你有些无奈:“说真的,你把眼屎都蹭上来了。”
他还认真的去找,被你一巴掌呼开。
你穿衣服,他就那样光着盯着你看,看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小女孩,我谈过很多次恋爱。”
“嗯。”你认真的扣扣子。
“我的意思是说,因为我的细胞在不停的重生,所以大概永远也是这个样子……也许到地球完蛋了,我也是这个样子。”他还是看着你。
你将衣服穿好,回身看他:“说实话,死侍先生,我可不敢想和你天长地久,事实上我也活不了那么久。不过……”你往前走了一步,缩进他怀里,乖巧的模样:“反正你漫长的生命那么无聊,不如我陪你一段?”
“大约……多久?”他拿手比划了一下。
你笑着咬他的喉结:“到我对你失去食欲。”
他愣了一下,突然反身将你压在身下,扯你的衣服。
得了,刚穿好的,又白穿了。

评论(23)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