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薛洋x你】梦的前传

前文戳头像,上一篇就是
强烈建议先看那个再看这个
如果看完这个我建议就别看那个了
依旧是ooc
蹭热度的男神同名故事
希望喜欢
谢谢大家
我嫖完垃圾洋了
再见
么么哒




你没想过会再见薛洋,毕竟你从云端跌落的时候,就没再想过会站起来。
但是你真正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你却有些难过。
你长得真是太普通了。
薛洋吊儿郎当的揣着袖子从你身旁路过,嘴里还嚼吧着一根糖葫芦。
咔嚓咔嚓。
“你这儿怎么还有这么丑的姑娘?”他对身旁的金光瑶说,丝毫没有担心你会听到。
你磨了磨牙,回身瞪他。
他头都没回,把竹签子随手一丢,又把手揣回去,张扬的走远了。
你走过去,狠狠把那根竹签子踩断,御剑飞走了。


“以后就请姑娘负责保护他了。”金光瑶笑容满面,丝毫没有摆一点架子。
“行。”你坐在那儿擦剑,抬眼看了一眼翘着脚玩一个杯子的薛洋。
“我说,就这么个丑丫头,保护我?你怎么想的?”
你把剑插回剑鞘,拍拍衣摆站了起来,看着薛洋,一动不动。
他也昂着脑袋看你,满眼嘲笑。
下一秒,你站在了他身后,他的杯子已经捏在了你手里。
“……这是什么?”你皱着眉把杯子又塞回他手里。
他回过神,才笑眯眯的正视你:“舌头,我那儿还有好多,你要吗?我的护卫。”
你捂着额头闪进了屋子,头痛不已。



“丑丫头,我饿了,想吃酒酿圆子。”
“自己去买。”
“你负责保护我,饿死我怎么办?”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你大抵除了武功,也就一手厨艺拿得出手了,他闹也好,真的饿也好。
总归你是会满足他的。
他可能还在长身体,饭量很大,还极挑食,这碗酒酿圆子至多顶一个时辰,他就又饿了。


他做事的时候,你就在一旁看他,他的表情不太认真,可你知道他很专注,其实如果是这个时候有人想杀他,是很容易的。
“完事就来吃吧,一会儿凉了。”你把碗放在桌子上,四周有着浓重的血腥味,你皱了皱眉毛,往门口退了退。
他毫不在意的端起碗,勺子舀了一颗放进嘴里,眼睛亮了一下:“丑丫头,你虽然丑,可是手艺还是不错嘛。”
“你吃吧你,吃都堵不上你那张破嘴!”你扔了块石头过去,他侧过头躲开,仍笑眯眯的低头将勺子送进嘴里。
你瞪他一眼:“下次就给你下毒。”
他低下头吃的欢,刘海几乎垂进碗里,乖巧的像个寻常人家的小少年。
还真的……很可爱啊。


你可能是喜欢薛洋吧。
为什么不是喜欢上,而是喜欢呢?
因为你一直看着他,看着他做过的一切,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可是你喜欢他。
你不过是个被正道抛弃的世家子弟,你同薛洋,又有什么不同呢?
“丑丫头,你干嘛呢?”他踏上你身旁的瓦片,弯着腰看你:“我的天啊你可别哭了,更丑了。”
你气的牙痒痒,抬手去打他,他伸手挡了一下,却被你制住手腕按在地上。
你在他身上,低头就能吻上漂亮的嘴唇,那张嘴毒的很,不知道吻上去会不会中毒。
你试了试。
很软,很甜,是你刚给他做的冰糖蹄膀的味道。
他表情有点奇怪,你霎时间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慌忙的松开他,退开很远。
他慢慢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抬头看你,你已经不见了。
“什么嘛。”他抱怨道:“溜的那么快。”
你已经跑出了一里外,蹲在树上捂着脸,心跳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有些高兴,又有些害怕。
高兴的是,自己终于做了件一直想做的事。害怕的是,大概自己再也不能回到他身边了。
思及至此,你把脸捂的更紧了。
如果,如果我能再漂亮一点。
该有多好。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你也一样,但那时你家尚在,你也尚且是一身绸缎锦衣,白白嫩嫩的小小姐。
他蹲在地上哭,手上血淋淋的。
“哭屁。”你蹲过去打他脑袋:“谁欺负你你欺负回去不就行了,哭有什么用?”
他用很恶毒的眼神看你,你毫不客气的回瞪他:“喏,给你吃糖,别哭了,丑死了。”
十几年后,
又丑又脏的小乞丐,长成了漂亮的少年。
而白白嫩嫩的小小姐……长成了丑丫头。
真是风水轮流转,苍天绕过谁。



“你要走了?”金光瑶放下手里的书本,疑惑的抬头:“是成美欺负你了吗?”
你脸烫的抬不起头,只是小声说:“并未,只是我有些自己的事要做,余下的工钱我也不要了,今儿就是请个辞。”
他依旧很疑惑,却没再追问,只是从桌子后绕过来,笑意温和:“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强求了,该给你的也一文不会少。”
“如此就多谢宗主了。”你拱手行礼,转身将走,便看到那少年一身黑衣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你。
你吓得打了个激灵,愣在原地不敢动。
他便笑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你要去哪儿呀?”
金光瑶看你不说话,便上前解围:“成美,姑娘有事,你那边我会再请人过去的。”
“哦?”他放下手往前走:“你有什么事,比我还重要的?”
你看着他过来,下意识地后退:“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他拉下脸来,脚步不停:“是吗?”
你退无可退,被他逼在书案上,然后一把抄起了你,你吓得忘了反抗,他只留下一句“我家私事你别管”就扛着你走了。
你又被他扔回屋子,这次是在床上,你俩换了个位置。
“真的,不是故意的?”他问。
“……是……是!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大不了你杀了我,我就是非礼你了!怎么着吧!”你横下心跟他喊。
他腾出一只手掏了掏耳朵,恶劣的笑:“长得丑就应该温柔点,吵死我了。”
你不想理他,别过头不说话。
不妨被他捏住下巴吻了上来,尖利的牙齿咬的你有些疼。
他放开你,看着你红透的脸颊,笑眯眯地说:“尽管是个丑丫头,我也得非礼回来。”
你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他在你耳边,一字一句地说:“而且要占、够、便、宜。”

评论(6)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