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吴邪x你】回家

是刀

我真的是很爱吴邪的

我是狗屎




如果逃避真的有用的话,你现在大概已经逃到太平洋了。
可惜不能,望着前面点了根烟的吴邪,你交握的两只手更加潮湿了。
“你……”你张了张口,语速缓慢,其实并不知道要说什么,那个男人及时的挥了挥手,示意你不要说话。
“现在来告诉我,你为什么离家出走?”男人消瘦的面容表情平静,仿佛并不在意,他张开嘴将烟嘴叼住一截,烟头红了一瞬又恢复正常,飘出一缕细烟。
“家?”你被他的话戳中了痛点,“腾”的站起来:“那是我的家?”
吴邪偏过头轻轻吐出一口烟:“他们对你不好吗?”
你站在他面前,明明比他高那么多却还是被他压制着透不过气,你眼眶红起来:“吴邪,你不要我,最初就不要救我啊!让我和我妈一起死,我们一家三口还能在地下团圆!现在呢?你吴小佛爷大发慈悲救了一个手下的孤女,又把她送到一户好人家享福,她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啊?”
吴邪的表情依旧很平静,他抬眼看你:“我不需要感恩,你爸是为我吴家卖命的,我不过是为了满足他最后的心愿。”
你被激的扬起手,却在他的目光里迟迟不能下手,最后那个耳光你打在了自己脸上,你看到他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波动,他张了张嘴,只说:“不要任性了。”
“你让我不要任性?”你低下头凑近他的脸,几乎和他贴在一起,他听到你咬牙切齿的声音:“那三年前那个晚上,你想过我是你手下的女儿吗?你他妈说想娶我是他妈的梦话吗?”
他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露出脖颈上狰狞的刀疤,近乎梦呓般叹息道:“小姑娘,小姑娘啊,你的那个吴邪,已经死在墨脱啦。”
你几乎已经哭到失控,模糊不清的视线里,那个男人消瘦的身躯慢慢地站起来,将你抱进怀里:“回家吧小姑娘,我们太远了。”
他的声音沙哑又低沉,在你耳边仿佛一把钝刀,凌迟着你:“回家去吧,去吃遍天下美食,看遍天下美景,爱你该爱的人,结婚,生子,变老,过完你美好的一生。”
“你的未来,再不会有吴邪啦。”
一个吻轻轻落在你的耳尖。
“回家去吧。”

评论(1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