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黄少天x你】年龄差

黄金单身汉黄少天
和小侄女
不违法那种
ooc➕流水账
最近没有小红心了
是我的错
我一定会更加努力
努力让你们重新喜欢我!






“不行不行这位选手的时机没有选好啊。”
“这种时候就不应该回头的往前冲几下再回头接必杀技!”
……
你蹲在沙发上看荣耀联赛的直播,说是看直播,不如说是在看黄少天。
三十五岁的黄少天之前是联盟最负盛名的剑圣,从青训营开始一路披荆斩棘,如火焰一般炽热耀眼。
退役以后因为嘴的功力深厚所以做了比赛解说指导。
并且作为一个机会主义者,他的解说永远是让你沉迷的一场盛宴。
但是他还是个单身。
黄少天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笑着说:“我在等我的Miss.love。”
你深以为然。
当然他的几千万粉丝也是这么想的。
你和黄少天自然不能按他们那样算,他作为你的小叔叔,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因为是邻居所以你几乎完全靠他照顾。
好在黄少天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尤其年纪渐长,性格更稳重了些,对你也是宠得很。
可惜,你把我当侄女我却想泡你。


“小叔叔,你喜不喜欢我呀?”你乖巧的看着一旁也在看比赛的黄少天。
他心不在焉的点头:“喜欢。”
你凑上去,保住他的胳膊:“那你和我结婚行不行?”
他这才回头看你,笑的特别好看:“小姑娘你最近作业是不是太少了?如果是的话小叔叔不介意把你的游戏账号封掉然后送你一箱习题册,再给你爸妈打电话请他们回来去开家长会帮你拿回被老师没收的手机。”
“呸!说好的暖男男神都是骗人的!”你拍他胳膊一下,气哼哼的回屋写作业。
他的笑声从客厅传进来,你捂住耳朵,却堵不住他的声音。
什么嘛,人家是真的喜欢你啊。


“小叔叔早上好,今天的我依旧是很喜欢你想跟你结婚呢!”你刚起床,还穿着睡衣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黄少天。
“我媳妇儿得温柔体贴贤惠淑女,你不行。”他头也不回。
“这么高要求?”你惊讶。
他想也不想:“起码不会是你这样一个我不在会饿死的小米虫。”
你站在门口若有所思,他端着盘子路过你:“洗手吃饭。”
“哦。”


“亲爱的小叔叔,今天的我也在努力成为你的媳妇儿呢!”你今天迎在了他家门口。
“小姑娘,说这话羞不羞呀?”他笑眯眯的弹了一下你的额头。
绕过你进厨房的黄少天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你,表情有些难以描述。
你背着手仰起脑袋看他:“这回我可以做你媳妇儿了吗?”
他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的说:“小姑娘,就算你可以不饿死自己,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是因为年龄吗?还是因为你不喜欢我?年龄的话我不介意的,我爸妈那么喜欢你肯定也不会介意。至于你不喜欢我,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我可以改啊!”
他修长的手掌放在你头顶,轻轻的揉了揉:“我是你的小叔叔。”
顿了顿他又说:“也只能是你的小叔叔。”


黄少天已经很久没有来你家了,他甚至也没有回过家,你给他打电话他也只是问你有没有事,很快挂掉了。
你知道他在躲你。
这种认知让你很难过,比他说不喜欢你还让你难过,他喜欢你,是长辈对小辈的喜欢。
你宁可不要这种喜欢。
黄少天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回家了,你服了输,给他打电话,带着哭腔:“小叔叔,你回家吧,我不纠缠你了,你回来吧。”
电话里传来一声叹息。
第二天他就搬了回来,依旧照常的给你做饭,照顾你。
你们心照不宣的不再提那件事,可尴尬的气氛总是若有若无的笼罩在家里。


毕业季转瞬而来,你开始忙起来,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往往你回家之后,黄少天也回自己家了。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去。”你接到同桌电话说你们的毕业设计出了些差错,需要立刻会面商量商量,你抬起手,已经九点了。
你看了看他给你留的晚饭,叹了口气,认命的穿上衣服出门。
路过黄少天家门口的时候,“咔嚓”一声,门开了。
黄少天站在门口:“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你叹气:“毕业设计出了点问题,明天就要交了。”
他说:“我送你。”


“哎哎,那是你男朋友吗?这么热的天还带个口罩?”你同桌八卦兮兮的:“不过你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帅的大叔男朋友了?瞒的真紧啊。”
“不是男朋友。”你解释道:“这是我小叔叔,我邻居。”
不远处的黄少天抬头看了你一眼,你收回视线:“我们继续。”
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同桌揉了揉你的脑袋:“周末记得聚会,别忘了。”
你笑着拍他的手:“知道了。”
你的记忆停在上车之后,再醒过来就在自己床上了。
“啊居然睡过去了。”你把头蒙在被子里哼唧了一声。
你的房门被打开,黄少天的声音传过来:“小姑娘,不要再赖床了,快点起来吃饭了不然会胃疼的,现在已经中午了,快起!”
你在被子里打了个滚,没动静。
他只好走过来扯你的被子:“不要赖床了小懒虫,你看看现在已经……”
你们十分尴尬地对视了片刻,他重新把你盖了回去:“抱歉,我记得你有穿睡衣睡觉的习惯。”
你在被子里,红着脸:“大概是昨晚太热了。”


黄少天做了个春梦,梦里是你洁白的双腿,平滑的小腹,勾着他的脖子喊“小叔叔”。
他醒过来,看着污浊的被子。
给了自己个耳光。


聚会无非就是吃饭喝酒,你本来不打算多喝,不过想想你无疾而终的爱情,就没能控制住自己。
“说真的,”你同桌拍拍你的肩膀:“我一直很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你兄弟。”你回拍。
“艹,这他妈我没法接啊!”他提起酒瓶。
你也提起来,和他碰一下:“都在酒里了。”
你酒品向来不错,同桌把你送回家的时候,你还能走,只是打开门就不太能站得住了。
算了,就在地上将就一晚上吧。


黄少天在家里听到隔壁开门的声音,还有你和同桌模糊不清语无伦次的对话,就知道你喝多了。
开门出去的时候,你躺在地上,门还没来得及关。
他弯下腰去抱你,却又在半路停下,他想起那个该死的梦。
又想站起来。
一只炙热的小手突然拽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拉,他一时重心不稳摔在你身上所幸及时用手肘撑住了。
你没被压疼,也没醒过来,两只手勾住他的脖颈,甜糯的叫:“小叔叔。”


黄少天觉得脑子里有根弦断了,做不出推开的动作,你努力凑近他,最终将充满酒香的嘴唇压在他那张金贵的嘴上。
他撑着地,一时间不知道身处何地,许久,他空出一只手,摸了摸你的头发,又低下头和你额头相抵。
“小姑娘,希望你不会后悔。”




此处应该有车
我在考虑要不要写
慌张

评论(52)

热度(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