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黑瞎子x你】假装有个题目

谢谢@Amorris 的画
超级喜欢!
这个非常短
但是兴许
还有后续w
热衷擦屁股的女主人公
希望喜欢






“我靠?”你从外头跑进屋里,正看见黑瞎子一身鲜血的躺在你的床上。吴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若有所思。
脑仁里“嗡”的一声,你走过去骂他:“老娘新买的牡丹团花织锦缎。”
他没摘眼镜,躺在那儿也不知道是不是醒着,总之听你骂他也没动。
门外小伙计喊:“老板娘,来客人了。”
“今天不治了!”你熟练的开始挽袖子:“小三爷,您高抬贵手,下次他再成这样就别往我这儿送了,我认识个火葬场,便宜一半。”
吴邪表情惶恐:“省下的一半用来烧我?”
外面小伙计又喊:“老板娘,西边孙家媳妇儿说她男人快不行了。”
“不行个狗屁,让她回去跟他男人说老板娘来给你扎针了,他不好我跟你姓。”
“那人什么病?”吴邪好奇的问。
你用剪子将面前男人的衣服剪个干净:“让他老婆逮住屁股不干净,吓得装病。”
“那你扎针?”
你把纱布浸了酒精,回过头笑:“一般情况下,他给我钱,我就意思意思治一治,要是赶上我心情不好。”
你顿了顿,把纱布摁在黑瞎子的伤口上:“哪儿疼扎哪儿。”
黑瞎子“嗷”的一嗓子叫了出来,大手握住了你的手腕:“媳妇儿媳妇儿你轻点啊!”
“不疼不长记性。”你白了他一眼:“我就闭关了两个月,你就把自己搞成这样,早知道把你拴在这儿和我一起闭关,也省的糟蹋了这块上好的锦缎。”
“锦缎咱们要多少有多少。”吴邪手撑着脑袋:“但是你和瞎子不帮忙我就很难了。”
“嗤。”你用鼻子不屑的回应了他。
这会儿你已经给他把伤口都缝上了,才刚放下绷带,齐先生已经坐了起来:“这次的斗,你要是不想去,我绝对不勉强你,甚至说,我不希望你和我们一起去。”
你收拾工具,背着身不看他,也不说话。
他继续说:“可是,说真的,我们需要你。”
“需要我帮你们撬棺材杀粽子也行,但是我有个要求。”你盖上酒精棉球罐的盖子,转过了身:“你必须保证随时在我身边,否则免谈。”
“这也是我要说的,”他的声音笑眯眯的:“最重要的事,我需要你。”






吴邪:“我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评论(19)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