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的太太阿馥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我破事多也不可爱,只有一颗想让你开心的真心。
谢绝转载哦w

【黑瞎子x你】不怕

@Amorris 之前的后续w




“放开我。”男人极其冷静,墨镜遮住半张脸,看不清眼睛。
“别进去了。”吴邪松了手,坐在一旁颤巍巍的点烟,点了几下才点着。
“为什么会塌?”黑瞎子压着嗓子:“不是都打点好了吗?”
烟雾晃晃悠悠的从吴邪嘴里飘出来,许久,他才说:“抱歉。”



你被埋在那个斗里,泼辣的医馆老板娘,折在那个深不见底的斗里。
他们回去找过你,那个总是波澜不惊的男人,红着眼睛倔强的挖那个荒坟。
后来,就找不到那个坟的位置了。
瞎子常坐在医馆的床上,就在那块沾了血的牡丹团花织锦缎上。
其实你和他说过,你的嫁衣,想用牡丹花纹。
他那时候笑你艳俗。
你是怎么说的来着?
哦。
“老娘这辈子,想笑就笑想哭就哭,过的浓重艳丽,配得上这倾城的牡丹。”
瞎子看着你漂亮的眉眼,墨镜后的眼睛弯起来。
这么漂亮的牡丹花,怎么就没了呢?
瞎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总是给他擦屁股的人没了,做什么都没了兴致。



“瞎子,来我这儿过年吧。”解雨臣打来了电话。
医馆早就关了门,成了瞎子一个人的家,他坐在床上喝酒,桌上还放着些熏肉。
“不了。”他说话有些缓慢:“我在家陪媳妇儿。”
对面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他喝到迷糊,便躺倒睡了,吃的没动几口,衣服被压出许多褶子,真的狼狈。
大年夜过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你拢了拢外套,走到他身边拍了拍:“瞎子,醒醒。”
他咕哝了一句,没动。
你伸手摸他的胸口,他却一把手握住了你的手腕,迷迷糊糊的嚷:“滚。”
你委屈的不行,骂他:“王八蛋,老娘拼死拼活从地狱里爬出来,赶在年前回来,你就让老娘滚?”
“不行。”他重复了两遍,往开推你:“我媳妇儿会不高兴,我不能对不起我媳妇儿。”
你被他逗笑,便凑近些:“那你媳妇儿已经死了呀。”
“你放屁。”他用力推了你一把:“我媳妇儿好好的,她在等我呢。”
“真生气了呀?”你摸摸他的脸,也被躲开了。
你笑出来,眼泪也掉出来:“笨蛋。”




“昨晚什么梦。”瞎子被鞭炮声吵醒,揉了揉太阳穴。
“大概是小姑娘投怀送抱的春梦?”你抱着胳膊在床边站着:“或者是一个,没有了我的梦。”
他豁然抬头,僵在那里。
你走近他,缩进他灼热的怀里。
“我从坟里爬出来陪你过年了,你害不害怕?”你逗他。
“没什么好怕的。”他抱紧你,声音平淡无波,身体却在不停颤抖。
“是吗?”
“嗯。”他摸了摸你的后背,接着说:“你如果要回去,那最好和我一起。”
“我什么都不怕。”






只怕怀里没有你。

评论(11)

热度(293)